野性难羁

其2.第82.0章,其它三部大结局

类别:手机bet356官网_苹果手机怎么下载bet356_bet356官方网址魔法 作者:龙有悔 本章:其2.第82.0章,其它三部大结局

    网 lta hrefota hrefot tartotbnkot tartotbnkotlta[第20章结局篇]

    第2节第820章,其它三部大结局

    第820章,其它三部大结局

    1,《权色官道》大结局

365滚球吧     大根的病虽是无药可治,但三位夫人不放弃、不抛弃、不离不弃,对他悉心照顾,加以房事引导、物理按摩、汤药调理等方法,他的病情竟然渐渐好转,到最后完全恢复,恢复后的大根虽然特异功能不在了,但普通男人的能力是有的,他不敢再纵欲了,开始合理地安排房事,由三位夫人轮流伺候,小日子过地不错。

    2,《艳荡乡村》大结局

    卫兵经过千幸万苦找到了细凤,他们在外地成了家,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。

    3,《姐夫,你好坏》大结局

    黎松父母为早日抱孙子,赶着月桂去县城见黎松。

    月桂就高高兴兴而来,按照地址找到了他的店。

    黎松和月梅为月桂的突然造访而心惊肉跳,他和月梅的窝得整理一了,于是他叫月梅先回家买菜做饭,实际是叫她回去整理一番,自己则带着月桂逛街说是要给她买东西,为的是把她支开,好让月梅在住的地方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为掩人耳目,他们租住的是两室一厅的房子,两个人都有各自的房间作为掩护, 实际上两人每晚是睡一起的,基本是睡黎松那大房间,隔壁的小房间很少有人去睡。

    月梅回到家后,就立即动手把房子里整理了一番,消除两人在一起睡的痕迹。

    月桂第一次和老公逛街,高兴极了,买了不少东西和衣服,然后黎松便带着她回住处。

    到家的时候, 快到午一点了,月梅已经整理好了一切,也做好了饭菜等他们。

    三个人坐在一起高兴地吃饭。

    月桂一直把这个妹妹当孩子,所以一直放心她跟着他在外面做事,所以当她看到他们有两个房间的时候,对他们两个是更加地放心了。

    但当她躺在黎松的床上午休的时候,令她吃惊难过的事情发生了,她无意间把枕头翻过来,却发现枕头底居然有一根长长的头发,她拿起来左看右看,这种头发当然是女人的,因为黎松是短发,也绝不是自己的,因为自己刚刚只是把头枕在了枕头上,就那么一会儿,她的头发不可能自己跑到枕头底去的吧?

    那么就是说,有女人在这床上睡过,那就是说,老公有外遇。

    想到这,月桂的心钻心地痛,一个疑问摆在她的面前,这个与老公同床共枕的女人是谁?

    是月梅吗?不会,她可是自己的亲妹妹,两个人怎么会做这些的事?

    月梅倒是第一个被排除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开始暗中调查,她假意到店里帮忙,实则是查第三者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调查则已,一调查问题大了,店里的李秀莲和张红玉看着老公的眼神都掩盖不住那种暧昧,还有月梅看老公的眼神也是那种暧昧。

    她也是女人,她明白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她们看起来都不像是黎松的员工,倒像是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她的心顿时就跌进了谷底,难道黎松与这三个女人包括自己的妹妹都有染?

    她不相信,但是那种眼神在她心里面挥之不去,但那种眼神并不代表他们真做了什么事,她还需要他出轨的确凿证据,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,于是她开始更深入地调查,一定要查出真相。

    住了几天,黎松就催着月桂回去,说是回去照顾二老,但月桂认为,他心里有鬼,想把她支开,和跟别的女人一起过,月桂当然不上当,她心里说,你叫我回去照顾你爸妈,你却在外面搞女人,你这样待我,我凭什么伺候你父母?

    于是她狠狠心,拖着不走,这是她第一次违逆老公的意思,她是被逼的,她也是女人,怎么能容忍老公在外面搞别的女人?当然不能,所以她一定要把与他有染的女人给揪出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黎松就很晚回家了,而且每晚都很晚回去,这更加让月桂怀疑。

    于是她买了墨镜和帽子,暗中埋伏在店的附近,看看他到底在跟哪个女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结果第一个晚上就发现他开着摩托车离开店出去,她想跟上,但是无奈两条腿赶不上他的摩托车,但那个方向并不是回家的方向,这更让月桂坚定了她的怀疑,那就是老公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第二个晚上,黎松并没有出去,但月桂看见黎松和李秀莲在店里亲嘴,她是又气又难过,恨不得上去抽秀莲几个耳光,但是她还要再看看。

    结果看不到了,他们把店门给拉了来。

    她的心揪揪地痛,原来老公真的有外遇,她一直信任的老公,居然这样对她,她哭了,泪水直流,她捂着嘴,不让哭声发出来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走开,但身体却不由自主走了过去,在卷帘门徘徊了几,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这时却发现,卷帘门还留着一道两三公分的空隙,原来门没有关牢,而且传来里面秀莲销魂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她是又气又难过,他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?她蹲身去,手抓着那门底的铁框,突然一用力往上一举,“哗啦啦”门自动跑上去了。

    映入她眼帘的是那很不堪的一幕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赤身裸体着,秀莲躺在了桌子上,双腿叉开着,高抬着,而黎松抓着她的双腿就站在她的双腿间抽送着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听见卷帘门的声音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画面就定格在一刻,黎松和秀莲都呆在了那,而他们的身体却结合在了一起,从月桂的角度看去,黎松的那活儿正像一根粗大的棍子一样插在秀莲的那里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就摆在眼前,谁也没办法抵赖。

    月桂心碎欲死,她冲了过去,将黎松一把推开,然后掐着秀莲的脖子,把她的头抵在桌面上,

    月桂扬起手掌狠狠地抽秀莲的脸,“啪,啪。。。。”她疯了似的。

    黎松反应了过来,第一反应是赶紧去把门给关了上,防止被别人看见,还好现在是晚上十点多,这时段,这条路上没什么人,很安静。

    秀莲没有反手,任由她打着,她知道自己对不起月桂,她该打。

    月桂发泄了一番,坐在地上哭了,哭得撕心裂肺,“啊。。。。”她的样子非常痛苦。

    黎松赶紧穿起衣服,秀莲也忙把衣服穿了上。

    秀莲穿罢,对月桂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便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黎松走过来,想将她扶起。

    但月桂挣开了他,她叫着,“滚开,滚开。”

    黎松耷拉着脑袋,“月桂,对不起,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咱们离婚吧!”

    月桂嘎地止住了哭,抬起泪眼望他,心里在说,你还是不是人?人家这么伤心,你也不安慰一,第一句话却是离婚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嘴唇都咬破了,眼睛狠狠地瞪着他,“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离婚了?”此时,她恨透了这个男人,他伤她太深,就好比他拿了一把刀,扎在了她的心窝,她流着血、绝望、难过,但又不甘心,不甘心自己的男人被别人抢走。

    黎松淡淡地说“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丈夫,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我想你也不会原谅我,既然这样,咱们不如离了,对你对我都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她泪如雨,咬牙切齿地说“但我不离,凭什么要我离婚,我就不离。”

    “不离也可以,你明天就回溪头去,不要管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月桂气得差点吐血,“你。。。。你是我老公,我怎么不能管你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那随你吧!”黎松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出去,在外面透着气,而月桂一直在那里哭,他心里说,哭吧,都哭出来吧,哭出来你就会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月桂哭着哭着, 她还是留了来,说到底就是女人内心的那种不甘心。

    月桂改变了策略,开始加倍地讨好黎松,在床上的时候,也不再嫌他那里脏了,她大口吞吐着,吸吮着,将所有的液体都吞进肚子里,甚至把他的屁股洗干净,连他的屁眼也舔,让黎松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她已经贱地不能再贱,就是为了想留住他的心。

    但是黎松本性风流,并没有因为她的改变,而收敛他的风流,他依然在外面风流,没多久,又被她发现老公跟张红玉有一腿,还有那个聂心兰也被她给发现了,最后发现老公跟自己的亲妹妹竟睡在了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深夜,月桂刚做了一恶梦醒来,手意识地往旁边一摸,结果发现黎松不大,她一子就清醒了,她纳闷,这深更半夜的,老公会去哪?

    接着就听见隔壁,木床摇摆的声音,还有女人嗯嗯啊啊的叫声,声音不大,但在这宁静的深夜显得格外地清楚,她大吃一惊,第一反应就是老公不会跟自己的亲妹做那事吧?

    为了证实她的猜测,她蹑手蹑脚地了床,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隔壁门口,那是妹妹的房间门口,她轻轻将门一开,门居然开了,原来是黎松急于跟月梅亲热连门也忘了关,当然他也不会想到,晚上一向睡得很沉的月桂会半夜醒来。

    妹妹的房间黑漆漆的,依稀可见两个黑影叠在床上,呻吟声越发地明显,简直是勾魂蚀骨。

    她怒火中烧,心沉到底,手往墙上一摸,啪地开了电灯,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妹妹正压在老公的身上,他的大家伙有一半正陷在妹妹的体里,看得一分二明,什么都不用说了,没有比这更强有力的证据,原来在他床上的长发是自己的亲妹妹的。

    灯突然亮起,黎松和月梅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月梅看见了月桂因愤怒和难过而扭曲的脸,她尖叫了一声“啊。。。。姐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月桂愤怒地说“你还知道我是你姐,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?你们怎么可以这样?”

    月桂泪流满面,太伤心了,她跑回到自己的房里扑在床上大哭不止,身体颤抖个不停,心里在问,为什么?为什么会是自己的亲妹妹?为什么自己的老公会是这样的人?

    月梅心里很内疚,觉得很对不起姐姐,她穿好衣服,来到姐姐的房间里忏悔,“姐,对不起,我错了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但是月桂吼了起来“我不听,我不听,你滚,你滚。。。”

    月梅只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黎松穿好了衣服坐在了她的床上,她问“姐夫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大不了离婚。”他似乎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离婚?”月梅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办?”他反问道。

    月梅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月桂已经彻底地对黎松失望了,这个男人已经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她就向黎松提出了离婚,黎松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办理了离婚手续,分道扬镳,可离婚证刚拿到手,她就有些作呕,她大惊失色,“天哪,我不会怀孕了吧?”

    她就去了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真的是怀上了,她泪流满面,原来日思夜想着这个孩子,怎么盼也盼不到,现在不想要,他竟然来了,真不是时候啊!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”月桂陷入了纠结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黎松兴高采烈地买了鲜花和金戒指,穿得西装笔挺,他今天特别有精神,特别兴奋,终于挣脱了月桂的束缚,他要向月梅求婚。。。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全书到此结束,写了一年零三月,终于写完了,可谓是呕心沥血,在这里我要感谢广大读者朋友们对本书的支持和捧场。

    是你们造就了这本点击超3亿的书,再次感谢大家!!!

    请继续支持龙有悔!

    祝大家合家欢乐,万事如意!!!

    龙有

    野性难羁  0710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野性难羁》,方便以后阅读野性难羁其2.第82.0章,其它三部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野性难羁其2.第82.0章,其它三部大结局并对野性难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